> 株洲健康网 > 株洲名医 > 株洲名医 > 正文

赵真

医生与病人是两种相辅相成的群体,他们相互依赖又相互制约,从而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医患关系。但在现在这个提倡人文关怀的社会,许多人都认为现在医生与病人之间的关系正在不断紧张恶化,从医二十余年,作为普通医师中的一员,我想在现在中国医患关系被人诟病良多的社会大背景下,以我的亲身经历和体会认真负责的告诉大家,真实的医患关系是怎样的,真实的医师绝大多数是什么样的。

我现在是一名主任医师,在医师从业的道路上,我的职称应该是到顶了。九十年代,当我还是一名小住院医师时,那时的公费医疗逐渐在消失,人们对医师的信任度极高,我曾眼睁睁看着支气管扩张病人就诊太晚而大咯血致死,看着肺癌的病人最终因窒息而亡,那些鲜活的生命在我眼前一个个消失,那一刻我深深的感到:作为医师,肩上有重担,因为作为医者,你拿捏着的是病人交付于你的信任与性命,也就是从那时起,做一名有道德良心的好医生的信念在我心中油然而生。

二十多年来,我善待自己的每一位病人,我需要尽一切努力地为病人明确诊断,竭力救治,我深知没有比交托健康与生命更沉重的信任了。数年前我曾遇到过一位年轻的女性患者,那时候的她才32岁,因为多次发病,被不同级别的教授分别诊断为“病毒性脑炎”、“脑梗死”。当我看到她时,发现她身材矮小,多次头部磁共振所示所谓脑梗死病灶不能以相应血管支配区解释,而且影像改变也不同于普通脑梗死影像的转归。在通过详细了解病史,我得知她虽然有正式工作,却只是一份的普通清洁工,而且从小智力发育并不好。抱着要尽力查明病因的决心,我多方阅资料后考虑“线粒体脑肌病”,最后经线粒体基因检测确诊,从此结束了她父母漫长而奔波的求医之路,这也是我市第一例或许也是唯一一例确诊病例。后来,这位女患者在父亲带领下,一直在我所在的门诊随诊。

2013年,我又收治了一位让我印象深刻的患者,五十多岁的肖女士,她第一次住到我神经内科是因为“心源性脑梗死,风心病、心瓣膜病、房颤、心功能衰竭”,住院时不光有偏瘫,更是夜夜不能平卧,几乎整夜整夜的坐着熬到天亮。她的家里人告诉我这样的日子他们早已习惯,而作为医者父母心的我却看在眼里疼在心上。我决定尽力兼顾着脑梗死的保证脑灌注与利尿抗心衰治疗的平衡,在长时间的悉心观察与诊疗之下,肖女士终于好转出院,高兴的说自己终于可以平卧了,后来,因为病情反复再发脑梗死,又先后两次住院,可每次却又吉人自有天相的好转出院,然而最后一次在我科住院,几乎是历经了千难万险,先是“大面积脑梗死、风心病、心瓣膜病、房颤、心功能衰竭”,经过积极治疗后看着病情稍微好转,随后迅速出现“脑梗死出血转化、肺部感染、消化道出血”,在历经反复调整之下,好不容易抗生素控制住了感染和出血,当我们所有人都以为可以稍稍松口气时,有一天却天发现她的血红蛋白在迅速下降,可是消化道却未见明显出血症状,腹部B超、血液系统检查等等均未见异常。百思不得其解之下,我只能围绕在她的病床前仔细观察,终于发现了她的腹壁有小片淤斑,经超声证实是“腹膜后血肿”,终于经积极治疗后出血停止,血肿逐渐消散;但是不久又出现了抽搐、下肢水肿、呼吸困难,她又发生了“低蛋白血症”“继发性癫痫”和“褥疮”,几经生死,我最终还是将她从死亡边缘抢救了过来。在对她的整个救治过程中,我的担忧比所有人更加深切,也许她的家人只是看着她每天在好一点好一点,而只有我,我们这些医生才能真正体会到她是怎样在与死神进行着每一场博弈,这种命悬一线的煎熬,是病人与医生之间最心照不宣的共同感受。当肖女士彻底好转之后,我在她的家人的脸上看到了久违的笑容,听到他们对我的由衷感激:“如果没有你,她早就死了几回了!”那一刻,我忘却了之前为工作中的所有付出与泪水。我恍然发觉,原来医师的快乐真的很简单,不用金钱、不用财富、不用地位和权势,只需要患者能健康痊愈,家属能体谅理解,只希望当患者某一天再提及或想起这位医生时,能心怀感激地说道他真的是一位好医生。

在我看来,缺乏沟通、不够信任都成为了阻碍医患关系和谐的主要矛盾,然而,救治的成功与真切地关心往往是建立在医患互信的良好前提,我希望能用自己的真实感受带给社会舆论一支有力的强心针,让大家在看待事件本身时,更能从本质上了解医务工作者对病人的关心。事实上,当我面对病人和家属,我会情不自禁的想到自己,作为一名医生,我也曾是患者的家属,也曾因母亲的癌症而在外院求助专家教授。每个人,当不当医生是可以选择的,而当患者家属却没有选择,所以我们应该学会换位思考,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,虽然我是医生,但在细枝末节之处,我却更像一位关心他们的朋友。

还记得南丁格尔誓言吗?还记得你曾双手举起蜡烛虔诚宣誓的样子吗?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,你要终身纯洁, 忠贞职守, 尽力提高护理之标准;勿为有损之事, 勿取服或故用有害之药;慎守病人家务及秘密, 竭诚协助医生之诊治,务谋病者之福利。所以,不管一路坦途还是荆棘密布,我的选择始终是救下病人,其他都不重要。多年从医,我也会朝花夕拾一般回想过去,那些曾经救治的病人就如同放映的画面投射在我脑海里,他们希冀的目光、期盼的眼神总是激励着我在医学的道路上更加勇往直前、迎风直上,让我永远为医学而歌、为守护生命和健康而奋进!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关键词: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
    • 4
    • 5
    • 6
    • 7
    • 8
    • 9
    • 10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
    • 4
    • 5
    • 6
    • 7
    • 8
    • 9
    • 10